今年不知道為什麼,連法國人都很驚訝的事,就是今年的罷工數量比起往年的來說,要少了很多,之前提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法國人的臉上明顯露出有點失落的表情,其他國家的同學眼神中也帶著點「有沒有搞錯啊?」之類的想法,讓人看了就覺得好笑。

三月二十三日的今天,法國又舉行了一次全國性的大型罷工,主要是由法國五大工會,涵蓋公共交通(SNCF、RATP等採取減班來方式來進行),以及教育界(SNUIPP-FSU,全法約有52%的公立教師參加)等組成的,針對薪資、福利、退休保障等議題,為了要針對剛剛在地方選舉大敗的右派Sarkozy政府進行施壓。但想要分享的有趣事情,並不是這個議題,而是剛好出現在新聞中的一個畫面。



這樣規規矩矩站著,實在是不大符合沒耐心的巴黎人,以往帶給我的印象。但是這樣看書的畫面,又帶來一種荒謬的法國感,喔不,或許該說是,限定於巴黎人才比較正確。不是說要誇耀巴黎人有多麼有文化,其實也只是他們花很多時間在搭地鐵和火車上而已。有時為了通勤,一個半小時的通勤時間也是在可以接受的範圍。

只是目前去過義大利和德國,都沒有看到像巴黎人這麼愛看書的。 每每在巴黎的地鐵上,至少有五分之一的人正在隨時閱讀著,在平常的書報攤裡(不是在馬路上的那種Kiosque)也都有賣口袋版的文學書籍,不然就是在看地鐵站裡免費分發的報紙。

在書店中,大致上販賣的就是兩種版本,屬於大宗消費的袖珍口袋版(broché),另一種就是很厚重的精裝版(Relié),前者大概佔書架上65%的位置,但是偶爾還是會看到,有人會帶著一大本書閱讀。常常會看到許多封面設計精美的口袋版書籍,令人心動想要買來「收藏」(因為看不懂只能收藏用)的比例遠高於精裝版,價錢又比精裝版便宜許多,這也是一個有趣的現象。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隨著年紀下滑的比例越來越嚴重,高中生的閱讀人口下降到需要大聲疾呼來搶救的比例,這點倒是跟其他國家一樣,年輕人最常接觸的媒體類型已經完全改變。


在日本書店裡,也能找到超小本的袖珍版讀物,看到村上春樹的作品,被印成超迷你字體的版本,真懷疑那些日本人會不會在擁擠的電車上讀到頭昏眼花,眼睛不斷跳行。在台北捷運上雖然同樣能找到閱讀的民眾,但是市面上卻不流行發售迷你版的文學作品(不是指那些羅曼史或是小散文之類的廁所文學),或許在未來台北捷運不斷拓寬,搭車時間逐漸變長後,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這樣書籍出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