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08的文章

Jason Mraz 2009 台灣演唱會

圖片
周邊好多朋友都很喜歡Jason Mraz的音樂,走很流行取向的音樂風格,不知不覺就把人給吸了進去,每首歌的節奏很順暢,他的嗓音很好聽給人一種舒服的感覺,這是我對Jason Mraz的一貫感覺。

今天看到消息說,那對專門搞壞國外藝人演唱會的布洛克兄弟,已經邀請到Jason Mraz在2009年在台灣舉辦演唱會,同時間在官方網站也公佈了這個消息。可惜的事情,除了演唱會是被這個幾近壟斷市場的公司舉辦外,這次的最大地雷就是演唱會的舉辦地點,竟然選在台大體育館裡頭舉辦。





今年初在台大體育館的慘劇,我想當時有去參加My Chemical Romance(我的另類羅曼史)的人應該都還記憶猶新。當天不幸參加了這場演唱會的朋友跟我說,因為場地的緣故,舞台燈架沒辦法穩牢的架設,燈架布景就在整場搖搖欲墜的,感覺燈架隨時都能很神準的,往主唱Gerard的位子狠狠砸下,在搖滾區的觀眾當然就被禁止站立或跳動,整場龐克演唱會就在這樣壓抑的情緒中結束…。我想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去搜尋該場演唱會的心得文,相信有很多生氣的部落客們都已經發出他們的怒吼與控訴。

現在看到Jason Mraz也要冒著生命危險,挑戰著慘死在燈架之下的危機中開唱,真是幫他捏了一把冷汗啊!這次開場的廣播,想必也是:「歡迎大家來到Jason Mraz台北演唱會,歡迎大家盡情搖擺,但為場地安全禁止上下跳動,謝謝。」

這是情何以堪…。
Jason Mraz Live in Taipei 2009
Date: Feb. 28, 2009
Time: 20:00
Venue: Taiwan University Stadium

Newly Update: 1月6日早上十點開賣! 年代售票 (fr. the following comments)


[延伸閱讀]
★MY CHEMICAL ROMANCE台北演唱會
[音樂] My chemical romance 台北演唱會

Bon Iver,回到最初

圖片
幾個月前的A Take Away Show,一連放出Bon Iver六段的演出影片,與一集的A Take Away Show僅會製作兩到三段影片,這讓我反射性的察覺到,Bon Iver(Justin Vernons)悄悄的成為了2008年初,獨立樂團界裡最火紅的一個民謠歌手。

一開始真的很難接受這樣的衝擊。一個長相粗曠、身材魁武的男子,卻用著細膩的高音唱著歌,感覺奇怪就直接把視窗關掉。在偶然的機會下,我又再次聽到了它的聲音與音樂,那時他還是在唱著那首讓人心碎的flume,背景的吉他刷旋與和弦轉變,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接著我就漸漸陷了進去。



在希臘神話中,Icarus是工匠代達羅斯(Daedalus)其中一個兒子。當Icarus利用Daedalus製作的翅膀,想要逃離克里特島(Crete)時,因為太過自信而不幸墜海身亡。在解讀Flume的歌詞中,有人說Bon Iver把自己描繪成為成希臘神話中的伊卡絡斯(Icarus),作為對於先前樂團拆夥過程的隱喻。

而我,也只是對那歌詞中的「Sky is womb and she's the moon」,突然強烈感受到一種十分具有遼闊畫面性,執著不已而已。在Skinny Love中,像是對某人呼喊著的副歌歌詞,每當Justin Vernons唱到此時,那樣用強烈沙啞喉音來詮釋歌詞的方式,瞬間就把我給緊緊抓牢。



Justin Vernons在接受ABC訪問的時候,講到了這張專輯的製作過程。在經歷了打拼多年的樂團解散,以及分手的傷痛過程後,他隱遁回人煙罕至的環境理,僅靠著幾項簡單的器材,就錄製了這張專輯。這件事情,也讓我對Justin Vernons敬佩不已,在沒有技術層面的協助下,製作出如此動人成功的專輯,絕非一時的巧合或是運氣。是為自我生命的沈澱後細膩的轉化,才能把音樂雕琢成如此的樣貌,就算他用最粗糙簡單的樂器或技術表達,也無法掩蓋住音樂本身所散發的生命能量。

What Are You Lookin' At ? Season 3 Episode 1

圖片
Song List:
The Ting Tings / Great DJ
Los Campesinos! / Ways to Make It Through the Wall
The Killers / When You Are Young
Black Lips / Bad Kids
Tommy Heavenly6 / Pray
Bloc Party / Mercury
Tears For Fears / Mad World
Justice / D.A.N.C.E.
Ratatat / Loud Pipes


想聽的同學,請私下找我低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