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月前的A Take Away Show,一連放出Bon Iver六段的演出影片,與一集的A Take Away Show僅會製作兩到三段影片,這讓我反射性的察覺到,Bon Iver(Justin Vernons)悄悄的成為了2008年初,獨立樂團界裡最火紅的一個民謠歌手。

一開始真的很難接受這樣的衝擊。一個長相粗曠、身材魁武的男子,卻用著細膩的高音唱著歌,感覺奇怪就直接把視窗關掉。在偶然的機會下,我又再次聽到了它的聲音與音樂,那時他還是在唱著那首讓人心碎的flume,背景的吉他刷旋與和弦轉變,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接著我就漸漸陷了進去。



在希臘神話中,Icarus是工匠代達羅斯(Daedalus)其中一個兒子。當Icarus利用Daedalus製作的翅膀,想要逃離克里特島(Crete)時,因為太過自信而不幸墜海身亡。在解讀Flume的歌詞中,有人說Bon Iver把自己描繪成為成希臘神話中的伊卡絡斯(Icarus),作為對於先前樂團拆夥過程的隱喻。

而我,也只是對那歌詞中的「Sky is womb and she's the moon」,突然強烈感受到一種十分具有遼闊畫面性,執著不已而已。在Skinny Love中,像是對某人呼喊著的副歌歌詞,每當Justin Vernons唱到此時,那樣用強烈沙啞喉音來詮釋歌詞的方式,瞬間就把我給緊緊抓牢。



Justin Vernons在接受ABC訪問的時候,講到了這張專輯的製作過程。在經歷了打拼多年的樂團解散,以及分手的傷痛過程後,他隱遁回人煙罕至的環境理,僅靠著幾項簡單的器材,就錄製了這張專輯。這件事情,也讓我對Justin Vernons敬佩不已,在沒有技術層面的協助下,製作出如此動人成功的專輯,絕非一時的巧合或是運氣。是為自我生命的沈澱後細膩的轉化,才能把音樂雕琢成如此的樣貌,就算他用最粗糙簡單的樂器或技術表達,也無法掩蓋住音樂本身所散發的生命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