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2, 2006的文章

最後什麼都沒有的盛夏光年

圖片
在愛情選擇的路口,到底是誰做錯了,

到底是

因為過去被救贖的孤獨,而對友誼的依賴,
還是他用盡心思,都永遠無法面對、無法釐清的愛?


最後真相大白,創造出另一個渾沌等待他去釐清時,
當下他只能吼出,深埋在心裡他唯一不變且確定的事情:


「你永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故事從很久以前開始,從一個蜻蜓飛走的草原上開始。他們的第一個秘密就在辦公室中開始,正行要守護著守恆,那個永遠會發光發熱的恆星,如此耀眼又容易灼傷人。

我們永遠不知道,到底那個被守恆剪掉一截頭髮的小女生,到底有沒有倉皇的逃到了香港,又輾轉回到了花蓮。會不會是那個,在升旗台前被訓導主任親手手刃同樣一襲長髮的嘉惠。她們三個人的牽絆,是不是在蜻蜓飛走之前的教室中發生。




不管怎麼說,故事的發展還像是個普通的愛情故事。我們看到的只是,正行輕輕柔柔的修剪著嘉惠的髮捎。在彼此肌膚如此靠近的時候,正行所傳達給嘉惠的溫熱,從嘉惠盯著正行的眼神中,看到是它直接穿透,進入了心臟。


後來,男孩和女孩翹課到了台北。她們分享了耳洞的秘密,笑鬧著走過了幾條街,跑上陌生的大樓發洩著青春又叛逆的活力。故事也就再要跨過禁忌的那條線中,畫了一個逗點。正行在緊要關頭卻突然煞了車,在廁所裡面的他突然明白,無論他是怎麼努力,都無法跨過那條,他無法越過的線。看著這樣的自己,騙了嘉惠也騙了自己,他受不了的用力拔下剛穿好的耳環。想要隨著水管,把這個記憶沖走。




回程的火車,兩個人不言一語。嘉惠不知道自己被拒絕的理由,直到有一天在圖書館內,她發現了正行的秘密,也在某一天的下午放學後,印證了自己的想法。當她看到雙手搭著在守恆肩膀上,那個想要逃避她的正行時,就知道了。正行喜歡的人,就是守恆。








從正行剎然明白自己的那刻起,他在守恆之間就開始堆疊起秘密。在正行的心中,他和守恆再也不是朦朧的友誼情愫,而是那永遠鼓不起勇氣宣洩出的無奈。這也讓守恆在原本平衡的友誼關係中,亂了陣腳。原本只要正行不在的球場,守恆就會失常。而現在球場外正行和嘉惠的竊竊私語,讓他徹底分了神。在醫護室裡頭守恆不停瘋狂的追問「到底在跟她談什麼」,當正行決定坦白時,又害怕結果的選擇逃避。都是因為太在乎正行,也太害怕重新回到那個,只有蜻蜓陪伴的孤獨草原。迷惘和不安寫在他坐在遊覽車上,看著校園的臉上。


守恆的行為也讓正行開始慌亂,試圖要想要放手離開這樣的無奈。他自暴自棄的放棄和嘉惠一起北上看球賽的機會,躲在無人的頂樓斷絕與外界連絡的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