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我還是去了第二屆的簡單生活節。由於種種因素(大部分是金錢緣故),一直遲遲無法做出要去與否的決定,同時也對此活動抱持一種譁眾取寵的態度來看待,前年參與的不美好經驗依舊停留在腦海之中,並且,當年同行的人也幾乎離開我的生命之中,我們失去了彼此繼續聯絡的契發點。去年夏天,她擁有了屬於她新展開的生命,我悄悄的從小群體中默默離開。

Muji

最後我還是出現在忠孝新生的捷運站,還是跟著人群盲目走到了華山,換了入場卷走進我曾嗤之以鼻,消費主義至上的樂活市場,宣導並販賣著「樂活精神」的書房、展場、創意市集,以及那塊留給音樂人發聲的舞台之前。我好像已經沒有像過去般那麼憤怒,想要大聲疾呼出內心所謂的忿忿不平,只是懂得如何保持心中的平衡狀態,嚴以律己之後呢?

也許聰明的人們都早已看透,而那群正在不停著消費著,那些據宣傳帶有「樂活精神」的商品的人們,購買變成了他們相信自我的方式,購買生活方向變得比實行生活方向,更來的簡單多了。我相信的,不是要他們停止購賣,因為這是他們相信的方式,而是要告訴他們所應該更加重視的,是持續朝向那樣高深的目標邁進,用鼓勵讓他們真正實行的力量。我相信這是陳綺貞參加的原因,用鼓勵來代替譴責,我們都有能力擁有更好的生活。

1976彩排

1976站上了大舞台,我和隔壁的樂迷一起姚擺著頭,站在我右邊的朋友是第一次聽見1976的音樂。結束之後我問他好不好聽,他給了我一個肯定的答案,我不知道到底在這個朋友的心中,那天他說的好聽被他排到他內心裡頭,那個屬於他的,巨大的好聽排行榜中的第幾名,有沒有更接近他最愛的戴姵妮一點?但是我很肯定的是,1976讓我感覺非常的滿足。

接著又看了盧廣仲和新版的絲襪小姐,廣仲還是一樣無理頭,他還是一樣的他,只不過台下的觀眾已經增生上千倍的數量。絲襪小姐簡直可以說是與Nylas與甜梅號的合體了,加了爵士鼓的絲襪小姐讓我聽的很不習慣,我還在緬懷過去Reicky小提琴還在的民謠日子。輕輕柔柔的溫和感覺減少了很多,一種穩定的力道在每首歌中慢慢流動著,介於在一種熟悉與陌生的感覺之中迴盪,念舊的心情讓人無法釋懷。站在舞台的前方,我看見一個新階段的絲襪小姐,正以勢不可擋的速度前進之中。

方大同

最後晚餐出去吃了subway,回來看了陳綺貞,她又用一種新的樂器組合帶來新的體會,舞台上的草佈景同時也加分不少。同樣的,這次也表演了失敗者的飛翔,每次聽副歌部份,全體音樂迸出來時所創造出的行進感,總是都能讓我心中激動不已。雖然這樣的音樂季,總是會出現一些狀況外,打斷觀賞情緒的觀眾,但卻仍舊是一次特別編曲版本的精彩演出。

總結一句話,這次第二屆簡單生活節能成行,真的要感謝王小珊和小個啊!感謝你們兩位的鼎力支持,阿里阿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