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efreckles

距離上次去台中浮現,算一算已經是九個月前的事情了,那次是去看旺福的新專輯巡迴,這次好險沒有迷路。接近開演才去跟閃閃閃閃The Shine & Shine & Shine & Shine的預售票小姐Roy拿了票,才知道原本要開場的雀斑竟然遲到不見了,表演得要改到七點半才開始。

晚餐吃了70元的魯味,但是因多出了半個小時的空檔,結果又去吃了碗陽春麵才回來,正當我要走進去入場時,通往地下室的門前卻站了一排人,在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這只是排廁所的,好險沒有傻傻的等下去…(但我還是不撐氣的承認,我還是有假排隊排了30秒才去問)

pic 009 pic 006 pic 003
pic 015 pic 022 pic 018

在吧檯換了雪碧(騎車不喝酒,喝酒不騎車)後,就在舞台的左邊牆邊選了個沒人的位置坐了下來,眼前所有的座位都已經被佔滿。今天的觀眾數目不算少,但也不能說是擁擠,舞台前還是空了一大塊位置沒人站著。接著,閃閃閃閃的團員就上台開始Setting,鼓手肚皮把他的mac接上導線,主唱阿彭的鍵盤合成器被搬了出來,吉他手Bass手擺了滿地的效果器,表演就要開始。

上一次看閃四的表演,是在野台開唱的山舞台,當時在趕去其他舞台的路上,經過只看見主唱在台上聲嘶力竭的吼叫著,後來據朋友說那場的演出有點像是場災難,但自己在家裡聽的錄音室版本卻都挺好聽的。坐著看團員們的Setting,不禁開始擔心災難會不會再度重演,會不會是個只在錄音室才能聽的樂團。



表演開始之後,雖然主唱阿彭生著重病,帶著比莉姐的沙啞嗓音(阿彭在串場時自己說的)唱完全場,但整場表演讓我鬆了一口氣,樂團的現場氣勢還是有清楚呈現出來,只可惜和錄音室作品的精緻程度真的有段差距,這問題大概只能等樂團逐漸穩定成熟才會解決吧。

閃閃閃閃跟PA調整聲音的時候,什麼樂器都會說,「PA大哥,我的Vocal要超大聲!!」、「PA大哥,我這邊的Loop的要超大聲!!」、「不好意思,吉他手這首歌的Vocal要超大聲喔!!」,結果肚皮的Mac跑出來的電子Loop真的超!大!聲!……有點太大聲,爽!



雖然一張四月物語的EP才賣100元,原本想為了未來可能會出現的podcast第三季下手買下,但最後還是無法動手失控的花錢(這也算是四月旅行之後的鍛鍊成果),接著就換雀斑上台了。


pic 067 pic 062 pic 051
pic 031 pic 030 pic 029

如果只聽過雀斑的「我不懂搖滾樂」專輯,以為他們只是個清新可愛的民謠團的人,可能就要失望了,在現場表演還是走一般樂團編製的表演方式,雖然編曲上和專輯沒有太大差異,但是聽起來感覺卻完全不同。現場Setting還弄得挺久的,電子琴因為不夠高,主唱斑斑甚至還拿等一下要賣的DVD拿來墊高(每彈必晃),最後還是用浮現的器材搞定了。

表演的風格就和CD的感覺一模一樣,雖然歌詞中有些地方,隱隱約約感覺得到暗黑的部分,但是整體而言就是非常可愛的感覺,而且串場斑斑講話有時還挺跳tone好笑的。整場表演雖然沒有特別突出的部分(上半場的閃四有幾首歌表現挺出色的),但是歌曲之間給人的感覺很流暢,兩場表演買預售票兩百元就可以看到,想起來覺得挺划算的。




註:
台中浮現是台中唯一的Live House,和長期駐唱Pub不一樣的是,Live House每週的節目單都是不同樂團輪替的,各個Live House各有自己的風格,以台中浮現(老諾)來說,較多表演的樂團是走龐克風格或草根性的。

但,這句話也不是完全正確,去年老諾搬家到新場地又改名的浮現,整體的走向不知道有沒有轉變,一樓還跟著開了東海和平咖啡館(空間不大)……大家就一起靜觀其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