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Schonste Moment


在看完Der schönste Moment後,我就完全迷失了方向,這不是一本喃喃自語、充滿作者囈語的隨意散文,但是也不能說它是本劇情小說(以常人的標準來說),它有第一人稱視角的連續故事,裡頭還有虛擬的配角們來來去去,讓這本書更增添了幾分神秘色彩。

主角是一位代筆作家,專門幫名人寫出屬於她們的「自傳」,故事就在主角與一位位客戶的互動中進行著,他檢視他們的生活,也檢視自己存在的這個世界。在面對各種千奇百怪的各戶的同時,主角常常陷入想像與過往的記憶之中,而乘載著不能以常理判斷的狂想。這所有的一切,都讓讀者懷疑故事裡頭,是不是又藏著一些猜不透的秘密。

在這個故事中,除了主角以外,所有的配角都只是個代名詞而已,她們各自代表擁有某一種虛偽特質人們的綜合體,存在於主角個體之外的社會事實主體之中。

身為代筆作家的主角,他的冷漠和理性讓擔任了一個旁觀者的角色,就像個收藏盒一樣,用錄音帶保存並收藏著她們的故事,明瞭並查覺世界錯誤的假象。在故事的最後,主角發現他能追求的,也只是一種選擇性的瞬間完美而已。

Der Schonste Moment2
德文原版封面,中文版比較好看,封面繪圖是Alexis Zurflüh的作品。


我想Der schönste Moment這本書不枯燥無味的最大因素,是因為作者Michael Cornelius的哲理和想法,全都包附在一個個簡短又奇特的故事中,捨棄單純內心世界的自我辨證對話。以故事中,代筆作家突然回想到的一項往事,作為例子:

他曾經餵養蟑螂作科學實驗,他分別餵食兩種不同的食物,吃著口香糖德國蟑螂變得具有侵略性,而餵食過期藥品的美國蟑螂卻沉溺於性慾之中。

這兩種蟑螂到了第二代時,這些動物卻都不約而同的滿足於口香糖和藥品的供給上,她們愛上了這樣偏差的缺乏。

如果把這樣的單一運用到人類身上,接下來的世代就有更多機會去學習接受缺乏,被餵養同樣的東西卻仍感到滿足。

從非陳述「真實故事」的概念出發,在這樣簡短故事中,Michael Corneliu把這個帶點哲學意味的問題,巧妙的包裹在這有趣的科學實驗之中。

從蟑螂種類的借喻開始,到了實驗結果的行為,再將從蟑螂身上獲取的「不受缺乏而受苦的單一生存」概念,複製、放大到人類身上,生存到底是要不受痛苦的單調,或是時常感受痛苦的理性,而現在的外在世界,是否也只提供我們單一資訊讓我們接受。

代筆作家不停剖析著自己,說著他的故事與遇過的人們,Michael Cornelius意欲表達的複雜,就隱藏在那些荒謬的故事裡,埋藏著他曲折的思路歷程之中。

◎ 96年5月誠品選書
◎ 印刻文學生活誌3月號封面人物

【延伸閱讀】
Der schönste Moment第一段試讀
Michael Cornelius與紀蔚然對談
最美的時刻 @ 時光流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