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thief

在最壞的時代,總是會孕育出最動人的故事,而這次故事的傳述者不是別人,正是死亡本身。在一次又一次的場合,它悄悄帶走人類靈魂,靜靜的注視著小女孩莉賽爾的故事,在希特勒統治下的某個貧窮街道裡,有炸彈、貧窮與文字。

描寫偷書賊的故事,從一個白色的下雪天開始,莉賽爾正好九歲,也是德國入侵波蘭引發歐陸間第二次大戰的開端。在一個雲朵被轟炸成黑色的下雨夜晚裡,成為了死神所傳述的故事結尾,也宣告了希特勒的德意志帝國,步上敗亡之路的起點。


bookthief_01
偷書賊裡的書內之書,Max用希特勒所著的我的奮鬥(Mein Kampf)書頁,再刷上白色的油漆後重新寫上他寫給莉賽爾的第一本書監視者。


莉賽爾(Liesel Meminger)在戰亂中被送到一個慕尼黑的貧困街道,6歲的弟弟在旅途中不幸身亡,這是死神第一次見到莉賽爾時候。莉賽爾在弟弟喪禮上,撿起掘墓工人意外掉落的掘墓工作手冊,這是莉賽爾第一次偷書。這本掘墓手冊,她找到了和弟弟與媽媽的唯一連結,讓她下定決心要讀懂手冊,也從文字的魅力中找到度過混亂時代的希望。

從此之後,由於文字的誘惑和想讀新書的驅力,莉賽爾秘密地開始偷書籍。第一次正式的偷書,是在一場焚燒晚會後,在一堆尚未完全熄滅的灰燼之中,她發現一本完好如初的書籍,那是她正式被死神稱為偷書賊的時刻。莉賽爾用它偷來的書,滋潤了她週遭人們的心靈。在炸彈落下之際,全世界的寧靜彷彿被她的唸書聲音所吸引,擠進了狹窄的防空洞之中。



這是一本死神為莉賽爾,它為了偷書賊寫的回憶錄,伴隨著它在戰爭期間收集死亡的記憶。從死神的角度看來,一切都是從顏色出發,它捕捉人類情緒的顏色,它觀看天空的顏色,還有死亡的顏色。在許多描寫二次大戰的書籍之中,作者Markus Zusak將焦點放在戰爭期間低層德國民眾的生活,還有文字所散發的力量,無論是對人性善意的影響,或是權勢者所操縱人民的手段。

躲藏在莉賽爾家中的猶太人麥克斯(Max Vandenburg),在他意識混淆時幻想出一場與希特勒的拳擊賽中,簡單傳達出文字與語言的影響力。就在麥克斯對希特勒展開反擊之際,對手卻放下拳套,轉而對鼓譟的觀眾發表一段激昂的言論。身為猶太人的麥克斯,了解到他所要面對,並不是希特勒的拳頭,而是希特勒餵養給人民的文字的力量。


bookthief_02
麥克斯寫給莉賽爾的第二本寓言書,抖字手,這是書內可愛的插圖和手寫筆跡。


我們守護著莉賽爾,還有與她緊緊相依的其他生命。我們看著莉賽爾與檸檬髮色的金髮男孩,一次又一次的偷竊冒險與初戀,養父漢斯的手風琴和油漆的味道,還有與她童年一同死去的德意志帝國。那些偷書賊讀過一遍又一遍的書本,讓她們沿著鋼索走向太陽,離開瓦礫殘破的天堂街。


註:
1. 網路上據傳有許多txt電子版的偷書賊完整版小說,有心的人可以找來看,據說不難找…。
2. 電影版的版權目前已經被福斯(fox)所買下,正在改編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