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ien


在最傷心欲絕的時候,幸好有Damien Rice,把我們的傷痛給唱了出來。弦樂的的起伏,Bass沉沉在鋼絃上滑動發出迷神聲響,一遍又一遍像是不斷重複的壓力堆疊成一面即將崩解的牆,執著的叫喊。

一盞忽明忽滅的路燈,光線穿過從天下落下的雨滴,從男人的衣領滑下。電影院的紅地毯,修長的小腿和腳踝外紅色高角鞋根靜悄悄的踏過地毯。很冷的冬夜,散落一地的書,怎麼叫也發不出聲的畫面,瞬間打在水槽的水滴,女人怎麼樣都不回頭,男人的眼神仍舊堅定卻哀傷。

Natalie Portman回頭凝視鏡頭的眼神,看穿了多少的欲望和空虛,笑著、想著什麼,一下子又落入了憂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