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nal


雙線情境下的對稱,在頭腦中逐漸消去戀人的記憶卻真實得到了些永恆,現實生活中消除別人記憶似乎擁有卻失去了很多。覺得音樂配著一種即將發生之下的情緒很難以形容,坐在電視機前的你似乎瞭解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痛苦的失去。


在鏡頭轉換的瞬間,卻又發現瞬間的歡愉只是會帶來逐漸逼迫至發狂的痛楚,戀人們每一個愉快相處的瞬間像是積木一樣層層相疊,然後最後迅速的崩解,最後呢?在我們數盡了愛人的缺點和遺憾,但是最重要的卻是愛對方的那顆心。無論獨自在暗處後悔,想要改變已成的事實,想要收回說出的話,結果就是要接受。

我最喜歡的場景是鏡頭拍到男主角Joel倚著車窗,窗外的風景是從電車中往外望快速的經過圖書館中一架架高聳的書櫃, Just a normal Girl,他將要忘了他,因為已經抹煞到最後了。

「我接下來該怎麼辦?」他知道她即將消失。
「那就努力的把我記住。」
跳下一個記憶。
「我們該怎麼辦?」她們知道接下來,對方又會消失在記憶的裂痕中。
「好好享受現在,」他說。
要是當初沒有回頭,要是我沒有推開那扇門,要是我跟著上樓,都是如果。只能假裝已經跟對方,做了最後的道別。


【延伸閱讀】
靜止的風: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ilyagram: 大象從不遺忘 Elephants Never Forget
Google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