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4


(節錄於原著小說藍色大門)

2010年的台北捷運車站。

白色襯衫的男子,手拉著拉環,兩腿夾著公事包,專注力原本一直放在這一期的空中英語教室,從士林站之後就心神不寧了。他轉向車廂那醫頭一個藍色襯衫的男子,凝望著。

終於藍衣男子被看的不太舒服,四下搜尋,穿過擁擠的人潮,看見白襯衫男子的眼神。白襯衫男子趕緊撇過頭假意看著手上的英文書。卻不時利用空檔,過頭看看藍衣男子。藍衣男子早就習慣電車裡這樣的注目,可是今天感覺特別躁熱。待他終於忍耐不住了那樣灼人的目光,再看巷白衫男的方向,電車早已劃過關渡平原,找不到那個凝望他的眼神。

回到淡水新市鎮裡的家,還有點恍神,老婆張羅晚餐,小孩要他簽寫聯絡簿。怎麼樣也記不起那眼神像是上輩子哪裡看過似的。他走到陽台抽煙,一面將煙用手揮開,以免飄進室內影響妻兒健康。他閉上眼睛,終於記起了那雙眼睛曾經對樓凝望他的高中學弟


這時候,他想起了他的笑。
這時候,他想起了他的臉。
這時候,他想起他們都是天使。
那時候,他們都還在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