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去了趟簡單生活節

很多朋友好像都對這個活動有興趣,但是門票真的是太過嚇人,單日票就要八百元,雙日票要一千三百五十元。常常在叫窮的(或者寧願拿這些錢去買衣服)學生族群可能真的會捨不得花這個錢。先是要把自己丟在一片泥濘的草地上,再來還要像是上課被老師罰站一樣,在寒風中站立著五個小時以上,最後還要體驗百貨公司年終特會搶購會的沙丁魚擠死人的擁擠。

喔!別忘了還有錢包大失血,和被雨困住的身體。



在坐車上台北的統聯客運上,我帶著有點懊悔的心情往台北前進,暈車睡不著又一直不滿意自己早上匆忙放到iPod shuffle裡的歌曲,已經很暈了還給我迷幻搖滾。好不容易下了車,和Kelly在車站附近的日本料理店吃完午餐,沒想到,當我們到時已經很多人在排隊了。

大概花了二十分鐘的時間才進去,後面的女生不斷的抱怨需要排隊的事情,讓我不禁笑了出來。除了十月的大港開唱以外(這個音樂季真是個跌破眼鏡的少人音樂季),這兩年的野台不也都是這樣排隊進場的嗎,這只能說是為了防止沒買票的小白趁亂混入才採取的必要措施。就算真的需要改進,那位小姐一直在我們後面抱怨有何用呢,哈哈,她還提到許久以前的Michael Jackson的演唱會耶!



當我們進去之後忍不住感嘆,統一企業是怎麼樣的豪邁灑錢,每個展區的造景和舞台設計,都是要花大錢才搞的起來程度。到處都是廣告商和贊助廠商的置入性行銷,還有個大約30個LCD螢幕疊起來的廣告聖誕樹,不停的播放著商品LOGO圖,無印良品甚至把展場中空間都改造成概念式的樣本房間。氣派的舞台設計像綠意舞台,在裡面放了一株株的盆栽來營造輕鬆的感覺,還設立了浪費空間又浪費電的開放式冷凍櫃販賣部,更不用提數也數不完的大型電腦輸出掛布。我認為最誇張的還是天空舞台上的三片 LED背景螢幕,和舞台左右的LED超大螢幕(和TRA野台開唱的投影銀幕比起來,豪邁程度就像是鯨魚要吞食小蝦米一樣),更別提起是舞台上那數不清的電腦燈了。




連找到的開放式冷凍冷藏櫃例圖,看起來都很簡單生活節


偷偷插電的蘇打綠(明顯的也和廣告說的不插電不同)現場滿滿都是人,前方的迷妹迷弟們叫的熱烈,感覺真是離我越來越遠了。現在看以前和青峰合照的相片,快要不覺得照片中站在旁邊的人,和在遠方舞台上活蹦亂跳的那個小點點竟是同一個人,也許是過去那種私密擁有的感覺已經消失(他們真的大紅大紫了),才會有這樣的落寞。漸漸的,原本站在舞台前面的冷靜搖滾客,被一個個充滿活力的少男少女取代,她們叫著每個團員的名字,跟緊了每個活動行程,在休息時間永遠圍繞在後台附近跑來跑去。人生啊,總是要熱血一次的!
我的青春已逝,已經沒有力氣當個標準的迷弟了。



Angie Hart開始前,我們都在會場內走來走去,但是無論到哪都是人,寒風、細雨、軟軟濕濕的草地、滿坑滿谷的人在華山特區裡面緩慢移動,還有鼻子和下巴總是翹的很高的創意市集老闆(不全然是)。

說起創意市集,我真的沒有逛創意市集的命,她們所賣的東西,不是要價高昂的手工筆記本、高出成本一倍以上價錢的T恤、還有許多無用的明信片和娃娃、用不上的銀飾耳環(對我而言)、不合理價格的吊飾和生活雜物。當創意被衡量成價格時,好像變成虛幻的商品讓人難以接近了。
如果這是主辦單位所要營造的生活型態,悠閒的逛逛創意市集然後購買那些超過理解範圍價格的創意商品,那簡單生活的代價還真高。或者,她們只是想找經營創意商品的藝術人,來增加些許活動的氣質而已?


另外還有另一件事情,就是這次我終於在其中,好不容易看上(且購買)創意市集商品,卻忘記要拿附贈的coupon來折價。事後回想起來,當顧客在攤位購買商品時,她們好像都患有暫時選擇性失憶症,忘了有coupon這回事,直到有某個記憶好的客人詢問可不可以使用時,才會猛然想起有折價券這回事,真是他媽的資本主義豬,以利益為優先考量。



為了能在1976表演時,站比較前面的位置,巴奈表演的時,我們就已經先擠入塞爆的綠意舞台。我真的不懂得去體會巴奈的好,伴著悶熱又擁擠的感覺,台上的巴奈卻是帶有慵懶又隨意的歌聲,唱在這樣的情境下根本完全的諷刺,台上要表現的簡單輕鬆自在,和台下悶熱又疲憊不堪的群眾,有如天壤之別。(可見我的文化素養之低,不懂得欣賞)

途中還有個白目硬是想擠到前方照相的工作人員,被背後的女生給反嗆了幾句,「以為講個不好意思就可以擠到前面喔!有沒有禮貌啊!」哎呀,她現在神遊到了一個叫做火氣大的簡單生活節。不過,當場聽到這位搖滾怒女的怒吼與控訴時,我也在心中喊了一句「這位大姐真是中肯啊!」的心中OS!

表演過程相當的不簡單(除了真的非常簡單的Angie Hart,兩個人一搭一唱的就在超豪華的天空舞台表演,舞台看起來好空啊!),其他的表演者以不簡單的華麗方式出現,表演了場不簡單的表演。就連要吃個輕食也是相當的不簡單,現場看到排隊的人龍,大概要等著半個小時才能吃到熱騰騰的關東煮。(去的時候好像大亨堡已經售罄了,真囧)




整個會場就像統一集團的大型催眠場合,雖然每個樂團都訴求著自己所認為簡單生活的樣貌,但是在活動過後有幾個人記得她們曾經講過什麼呢?我們仍然能清楚記得的是,在天空舞台中不停播放的御飯團廣告,陳柏霖和柯有倫精心設計的言談與笑聲(1, 2),還有7-11背後想要精心營造的市場潮流,來教導我們要怎麼消費才能達到,成功人士被包裝過的「 簡單生活 」。









以下是其他blog的節錄文章和連結,極力推薦去看全文。

orbis - 爽事與抱怨事

如果你財團大到一個程度,政府會給你一筆錢幫你鋪網路,讓你在店裡
裝機器上這網路
然後跟客人收錢,然後呢,政府還會提供場地、補助你錢,
讓你在廠房、大草皮上辦一
個音樂節,擺滿你集團的商品,讓民眾買票
進來買你的商品。


這真的是太帥了,果然政府跟資本家永遠是一家人這句話,是永遠不變的
道理。
人民永遠就只有被吸血的份,所謂的無線城市就是蓋給資本家用的,
所謂的市集是資本
家的市集,所謂的音樂節是只有流行巨星才能上的大舞台
配上幾個落差極大的小舞台給
獨立樂手上台增加活動的氣質。 (...摘錄)


bias - simple life, pure music

包括那舞台上的三片 LED 大螢幕、舞台左右的 LED 大螢幕,還有廣大平坦的
觀眾胃納腹地空間,這也是在兒童育樂中心頂多也只有投影銀幕的野台
開唱
風林火山電石舞台加起來都無從比擬的;又或者跟在福隆海水浴場舉辦

海洋音樂祭相比,平平是由 7-ELEVEn 作為主要贊助廠商,也還是這回在

華山藝文特區的簡單生活節省卻了舟車勞頓的辛苦、跳過了沙灘保育/能源

開發的爭議,直接就是擺明在都市一隅裡逸樂休閒,商業化得名正言順,
如果是花點錢就買得到的快樂,這也是非常簡單易懂的邏輯啊。 (...摘錄)


Brilliancy - 搖滾世代、音樂祭與顏峻

當搖滾成為一門生意,對外怎麼號召、怎麼行銷、怎麼獲得最大利益;對
怎麼「喬」、怎麼妥協、怎麼利益分配,成為比「愛、和平、夢想怎麼實
現」
,更為現實的問題。搖滾商業化不好嗎?音樂祭遍地開花是一種商業
形式還是
文化播種的形式?
(...摘錄)


翁嘉銘 - 簡單生活兼懷「藍絲絨」性蓁

我想簡單生活節的成功,是把生活價值包裝在演唱會活動上,然後以名人為號召,
而吸引了人群。真正的簡單生活不是買件無印良品、吃把有機蔬菜那麼簡單,

打開心結才是都市人該面對的。不曉得簡單生活節裡「分享書房」座談會上的

名嘴們,有沒有提到這部分?
(...摘錄)



SOC - 簡單生活節的簡單意義

我倒寧可相信是過去他們跟的海洋音樂祭一起繳和發現背後龐大商機,
決定自
己跳出來辦。海洋音樂祭已經無法消化這些口袋裡鈔票滿滿的優質
青年男女了,
所以當然要在冬天的時候自己跳出來辦一場,冬天不會有颱風,
在華山辦也
不用考慮環保團體的人造沙灘議題,多好啊,簡簡單單就可以
大賺一票。
(...摘錄)



破報 - 搖滾問題多,簡單生活就好?

StreetVoice在這次簡單生活節已經全面的攻佔樂團/音樂節市場,抓準通路
托辣斯(7-11)與媒體托辣斯(蘋果日報、HitFM)這樣的合作形式,甫以
本身在唱片圈的人脈資源。在後魔岩時期,魔岩是瓦解了,但遍地開花的
策略聯盟,集結了本來鬧翻的老東家滾石和曾因嫌隙分家的林暐哲,外加
海洋音樂祭
收網有成的角頭唱片與彎的音樂,這幾乎是我國在因應WTO金融
開放實行
「金融控股合併」的音樂產業版本。 (...摘錄)



延伸閱讀 搖滾是一種文化活動
即使是最個性化、個人最具有表現力的歌手充其量還只是他們自身塑造中的
配角而已。